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.
第八十四章
    第八十四章

    陛下在城楼上, 给她送别……

    听了这话苏明珠原本轻松的心情便忽的一顿, 说难过倒也不至于, 只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抗拒, 细细分辨起来,倒有点像是无颜面对, 所以干脆逃避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这个份上,便是再想逃避也是不成的了。

    苏明珠下了马车,深深吸口气,也还是不得不咬咬牙,跟着魏安一步步的上了城门。

    城墙上正中有一小屋, 屋内低矮逼仄,只要长得略高些, 站起来一抬手, 便能摸着房梁, 好在一边有一扇极大的木窗, 与屋门都不差多大小,两面大开着, 还算是亮堂。

    苏明珠弯了腰进屋之后,迎面便瞧见了赵禹宸正屈膝跪坐于屋中的木案前,头插玉簪,手握折扇, 发丝鸦羽一般的既黑且密,越发衬出了他的面无血色,唇色惨白, 静静地垂眸而坐,不像是执掌天下的帝王,倒有些像是虽然金尊玉贵,锦衣华服,却仍旧身子体弱多病的世家公子。

    只是即便如此,却仍旧不掩其俊美雅致之态,窗外的日光斜斜的洒在他身上,不像是日光照亮了门楼,倒活像是他自个便湛湛闪光,只叫这暗室生辉了似的。

    看见苏明珠后,赵禹宸抬了抬手,不知是不是因为着身子未愈,指尖上都显得毫无血色,比那羊脂玉的扇柄都要苍白几分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赵禹宸轻轻开了口,声音也是低低的,却比寻常时候都更显的平静且温润“你不去与朕辞行,朕便只好来与你送别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骨节分明,却苍白到根根青筋都清晰可见的手背,苏明珠的便又忍不住的咬了咬下唇,没敢再细瞧,便只规规矩矩的福下了身去“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行礼之后,一时间没能得到反应,顿了顿,苏明珠抬头看去,才见着赵禹宸抬了嘴角,像是要开口,却先轻轻的咳了一声,接着才低低的轻笑道“你若不想行礼,便不必行,也没有人逼你不是?”

    这话很有几分熟悉,恍惚间,倒像是她曾经和赵禹宸说过类似的……

    苏明珠顿了顿,还未来得及开口,便听着赵禹宸话音刚落,便又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苏明珠没忍住的上前一步,担忧道“已不是第一遭了,您之前在望乡台上不就昏过一次,到底是什么病症,总得查个明白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苏明珠面上的焦急,赵禹宸便又抬了抬嘴角,轻声道“不是病症,这是最后一遭,日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!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