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.
第40章 毁坏
    池灿当然不会提及乔昭,懒洋洋道:“不知道,萍水相逢而已。”

    长容长公主显然不信儿子的话,涂得鲜艳的唇弯起冷笑:“萍水相逢,你会找他帮忙?”

    儿子的性格她了解,不是真正可信之人,他是不会开口相求的。

    迎上长容长公主似笑非笑的眼神,池灿忽然有些恼,甩下一句“母亲不信就算了”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他才没有求人帮忙,是那丫头上赶着才是。

    盯着儿子消失在书房门口的衣角,长容长公主唇畔笑意收了起来,忽然扬手,刺啦一声把面前的鸭戏图撕了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角落里的女官冬瑜饶是见惯了长容长公主阴晴不定的性子,此刻亦忍不住惊呼:“殿下——”

    书房外的长廊上,池灿脚步一顿,猛然回身重新走进书房。

    他站在门口处,面罩寒冰盯着长容长公主手中断了半截的画,冷气由内向外冒出来。

    紧跟在后的小厮桃生默默往后退了几步装死。

    池灿一句话不说,就这么直直望着长容长公主。

    他眉眼精致如画,盛怒时依然风采绝伦。

    长容长公主见了只觉刺心,把那已经毁了的画往他脚边一丢,凉凉道:“既然是赝品,画得再逼真我也不稀罕,灿儿应该明白。”

    池灿站了一会儿,气得雪白的脸渐渐有了些红晕,弯腰捡起脚边的画,淡淡道:“是,儿子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他捏紧了画转身便走,大力关门的声音咣当一声传来,震得屋内书案上的紫檀木雕花笔筒都颤了颤。

    室内气氛死寂,许久,女官冬瑜小心翼翼开口:“殿下,您这是何必呢?”

    偌大的长公主府,这样的话只有冬瑜敢说。

    长容长公主沉默良久,低垂的睫毛颤了颤,问道:“怎么,你替他抱不平了?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敢。只是您明明很疼公子的——”又何必把母子关系弄得如此剑拔弩张?

    后面的话冬瑜没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长容长公主意味索然摆摆手:“你下去吧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!

阅读提示: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,请单击屏幕中间,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“关闭畅读”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