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.
第667章 不解风情
    邵景渊对靖安侯的怨恨已经升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想不通,好好的安稳侯爷父亲不愿做,偏偏要冒着全家掉脑袋的风险养一个乱臣贼子的遗孤。

    他更无法想通,明明他才是世子,继承靖安侯府之人,可当大难临头时,父亲保下的却是三弟。

    既然父亲不在乎侯府传承,不在乎他这个嫡长子,那他还有什么好在乎的,反正都要被砍头了。

    靖安侯的咳嗽声一直没有停,在这阴暗潮冷的牢房中,有种令人心惊的感觉。

    隔着铁栅栏,乔昭无法做什么,只得从荷包中拿出一个小瓷瓶递过去:“侯爷,您吃一粒吧。”

    远处站着的锦鳞卫想要阻止,犹豫一下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靖安侯接过瓷瓶,忍下咳嗽道:“孩子,你来这里干什么?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乔昭屈膝一礼:“我来看您,本该早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渊怎么样了?”靖安侯自是知道乔昭先去看过邵明渊了,迫不及待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一切都好,您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靖安侯仔细打量着乔昭,见她笑意淡淡,神情平和,稍稍松了口气:“那就好,我最担心的就是那些人折磨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庭泉也很担心您,所以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呵,担心有什么用?我们变成这样还不是他害的!”坐在角落里的邵景渊声音阴沉,带着满满不甘。

    乔昭看向邵景渊的眼中闪过嘲弄与怜悯。

    当了二十多年金尊玉贵的世子,一朝沦为阶下囚,心态失衡之下竟连半点气度都没了,这样的人即便继承了靖安侯府,注定走不长远。

    靖安侯失望又痛心,却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对这个儿子,他失望他的表现,但心中也是内疚的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是一个好父亲。

    乔昭对邵景渊自然无话可说,任他讽刺几句觉得无趣闭嘴后,柔声劝慰靖安侯:“天无绝人之路,我相信庭泉一定会没事的。您只要放宽心保住身体,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宽慰了……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!

阅读提示: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,请单击屏幕中间,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“关闭畅读”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