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.
第53章 12.14
    玉珠连忙旁边侧身道:“太尉那日求娶的话可是戏言?”

    尧暮野将她压在身下,密实地亲吻着她的樱唇后,才说:“何曾戏弄过你?就是你不当真!”

    玉珠听了连忙撑起他的肩膀道:“既然如此,还请太尉尊重则个!若非戏言,当维护未婚妻室的名节,你既然有心求娶我,怎么可白日前来行淫……”

    尧暮野虽然觉得白日行淫之事甚美,可是他更是在意玉珠话里的意思:“怎么,你终于是肯同意了吗?”

    玉珠抿了抿嘴,也不看此时男人闪着光的凤眼,只是轻声道:“大赛之后,玉珠了却了一桩心思,若是那时……太尉愿娶,玉珠就愿嫁……”

    尧暮野听了此言,并未听出她话里的迟疑和隐藏的话机,当下笑开,只将玉珠的身子抱起,在屋子里转了一圈道:“珠珠虽然不是男子,也当有君子的风骨,此话记录在案,当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二人并无媒妁之言,父母之约,可是尧暮野却觉得此事已经是板上钉钉。依着他的意思,既然白日不好行那快乐之事,便晚上好了。

    可是玉珠还是不依从,只冰冷着脸儿说:“太尉不过是痴迷着床榻间的便宜罢了。就恐怕心内从未将奴家当做了妻子一般尊重,也难怪太尉在京中如此盛名,被人颂为露水的相公,一夜的情郎!”

    尧暮野听了这话,竞是不恼,只捏了这女子的鼻子问,什么叫露水的相公,一夜的情郎?这又是从何处听来的荒谬之言。要知道他向来眼高于顶,何曾眠宿满京城,得了这“一夜情郎”的雅号?

    玉珠躲避不开他的大掌,虽然憋了气,却挺着闭口不再言语,将小脸憋得甚红,惹得太尉又忍不住亲了亲,不过尧暮野却自想出了名堂,玉珠入京以来,不曾混迹三教九流,这样混账的话语,尧府内的仆人更不会乱传……于是松手问道:“听说你今日上午入了宫,可是听了宫人的闲言碎语?”

    玉珠也不说话,只是紧了衣领,不让太尉伸手放肆。尧暮也只能紧搂着她狠狠地啃咬了几口脖颈道:“当初你解开那邪物,便是皇帝的妹妹观阳公主趁我酒醉戴上的,那种性情的女子如年兽饕鬄俄一类,我岂会跟她有什么瓜葛?大约是她又在皇帝面前哭诉了一番,说我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!
猜你喜欢